文章分類

Article categories

當前位置:
十年高德“去勢”已定,哀乎,惜乎!
來源:鈦媒體 | 作者:yuxintech | 發布時間: 2014-09-27 | 2545 次瀏覽 | 分享到:
俯首UC之后,高德人十余年遍及中國的足跡也許會慢慢磨平,關于地圖數據的爭論也將歸于冷清。多年后人們必然記得阿里的上市奇跡,也許會記得UC左沖右殺的戰績,而誰又會記得那個以激進而又保守、癡迷數據采集、開創了中國互聯網地圖時代的小圖商?
    2014年7月18日,高德和其大股東阿里宣布,阿里全資收購高德進程已經完成,高德宣布從納斯達克退市。2014年9月,俞永福站上高德發布會的舞臺,全面掌舵高德。
    實際上從接受阿里入股開始,就有關于“高德找退路”的猜測此起彼伏。對于始終將自己定位為BAT之后后“準巨頭”陣營中的技術流旗手、O2O的重要基礎構件以及移動互聯網生態的基礎數據生產商的高德來說,“下嫁阿里”雖有市場競爭激烈,商業模式被摧毀后尋找不到下一個盈利點等諸多因素,但終歸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歸宿,尤其是對于成從武等核心管理團隊,阿里的介入,有可能意味著高德經營管理的獨立和個人收益成功變現這個“最優結局”。
    早在UC和阿里的緋聞甚囂塵上時,這個當紅不到半年的小媳婦地位急轉直下,最終鬧不過悍公婆——被并入阿里新成立的事業群,成為UC麾下馬前卒,而成從武這個伴隨高德經歷十余年風波的創始人、媒體眼中的“移動互聯網地圖拓荒者”、高德數千老員工眼中的“成老大”,不得不將CEO的權柄拱手讓于陸兆禧,總經理職位則花落UC老大俞永福。
    然而高德卻難以遏制的向著出軌的方向滑行——大量高管出走、核心團隊離職或“被離職”、業務方向模糊,最終俞永福站臺一呼,終于連收入的資格都沒有了,更遑論所謂的專注地圖業務。
    早在塞班時代,高德就是數千萬“機友”群體中曝光率頗高的名字。在那個時代,高德作為最早一批以互聯網地圖為方向的公司,在互聯網尚未成熟的蠻荒世界里掙扎而出,闖下了自己的一番天地。然而十年過去,高德不得不為“傳統保守”埋單,在移動互聯網的侵襲和激烈的競爭下選擇退市,吞下“大勢已去”的苦果。
    2002年,曾擔任過大通實業有限公司總裁、張家界黃龍洞投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成從武面對著汽車時代的浪尖,與姜德榮共同創建了高德,并在此后的幾年時間里帶領高德成為車載導航領域的新興勢力,最終依靠“寸土必爭”的自建數據庫成為名副其實的冠軍。
    高德創立至今的12年,始終中國汽車行業的爆炸式發展相伴相生,這在高德身上打下了無法抹去的傳統廠商烙印。從2001年到2010年,中國汽車業年銷量保持著30%以上的增速,這意味著高德的車載導航產品押對了寶,想象空間極具擴大。而成從武等創始人堅持的“數據為上”戰略同樣也讓高德在競爭對手面前始終擁有決定性的優勢。2010年是高德的巔峰期,在這一年,高德成功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上市,首日報收13.89美元,漲幅達到11.12%。
    然而上市之后的高德,就遭遇了一場始料不及的寒冬——賴以謀生的汽車行業增長勢頭戛然而止,2011年增幅不足5%,2012年不足10%。成從武意識到“高德不轉型就活不了了,無非早死晚死”,決心帶領高德向移動互聯網轉型。然而就像高德員工所說的那樣,“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局”,成從武顯然高估了戰略判斷的戰術價值,同樣低估了互聯網激烈競爭催生出的互聯網企業們的彪悍戰斗力,當某個細分領域的價值逐漸顯現的時候,枕戈待旦的巨頭們必然會通過最擅長的資本、技術、經驗等等優勢快速擊倒任何存在威脅的對手。高德面對的對手是百度——以技術見長、市值數百億美元、數萬員工同時深諳數億用戶心理的互搜索巨頭。
    成從武認為,高德窮多年之力采集的地圖數據,能夠消化的汽車數量是有限的,而需要定位的中國人數量無疑要高出幾個乃至幾十個數量級。這是對目標受眾的精確判斷,然而高德卻忽略了一個事實:對于互聯網企業來說,數據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容易生產的“物料”,谷歌百度并未生產出數千萬個網頁、阿里亞馬遜也未制造出什么商品、騰訊twitter從來也沒創造過任何一個可以與人溝通的“電子朋友”,他們使用互聯網平臺解決所有問題,數據水到渠成。因此在面對百度地圖的競爭時,高德不斷強化的“專業、準確”策略失效了,基于傳統思維對終端(產品)的重視,高德并不適應互聯網企業爭奪入口和流量的高舉高打,生生將自己拖入了泥潭不可自拔。
    到2013年下半年,百度地圖就已然露出了反超之勢,雖然依靠時間優勢高德在累計用戶量上還保留些許優勢,但在活躍用戶市場份額這個關鍵的指標比拼中,高德徹底敗北,導航 地圖兩款產品的活躍份額落后百度地圖30%之多。
    高德血管中流動的是傳統廠商的血脈,它不得不向互聯網廠商快速吸取養分——這就是高德最終選擇下嫁阿里的真正原因,也是在UC這個親兒子的威壓之下,最終慘遭邊緣化的本緣。
    雷軍的小米可以喊出“互聯網思維”、王興的美團可以把“第四互聯網巨頭”掛在嘴邊,根本原因在于他們是真真正正的互聯網企業,可以游刃有余的生存在這個遍布刀鋒的叢林當中,而高德不能。
    然而在接受阿里拋來的橄欖枝前,高德似乎并沒有清楚的想過“吸收阿里的經驗與養分”還是“被阿里的小弟UC鯨吞”這個致命問題。
    2013年5月入戰略入股高德時,阿里承諾的“高德將保持獨立發展”言猶在耳,然而一年之后高德卻委身UC之下,不能不讓人感嘆互聯網企業的“心黑手狠”。
    對于阿里來說,成功上市只是建立帝國的第一步,接下來他需要讓全世界相信阿里的無所不能。一個擁有淘寶和天貓的電商想象空間有限,馬云們灌輸給所有人的形象是一個具備2000億美元想象空間的、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帝國。這個帝國需要的任何一塊拼圖,阿里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其拼湊到位。因此在阿里的資本鐵蹄之下,無數中小互聯網廠商乃至文化、物流、金融、快消企業俯首稱臣,高德有什么資本獨立于阿里“小兄弟”陣營之外?
    如果將阿里比作一部巨大的戰車,那么除了搜索、游戲、電商、硬件外,中國的互聯網再也找不到一個行業能夠產生足夠的利潤去拖動如此巨大臃腫的家伙。因此馬云在不斷鞭打天貓和淘寶這兩匹最強壯也最衷心的駿馬的同時,再找來大量體力好的“小馬”,將他們捆綁在這輛戰車上。這些小馬們各個都是馬群里的頭領,雖然體力充沛能掙善戰,但也都心高志遠野性難馴。對付他們的辦法很簡單,捆綁結實,把刀子交給心狠手辣的親信(UC),咔嚓一刀了事(去勢)。
    俯首UC之后,高德人十余年遍及中國的足跡也許會慢慢磨平,關于地圖數據的爭論也將歸于冷清。多年后人們必然記得阿里的上市奇跡,也許會記得UC左沖右殺的戰績,而誰又會記得那個以激進而又保守、癡迷數據采集、開創了中國互聯網地圖時代的小圖商?
    哀乎高德,惜乎高德。(本文首發鈦媒體)

pk10计划群微信 天天彩票计划网 欢乐生肖怎么玩技巧 双色球纸张怎么填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今天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大乐透最近30期走势图综合板 色子玩法 白小姐网站六肖中特 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一分快3玩法技巧 足球竞猜 开门彩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排列三6码组六最大遗漏